联系方式

广西民族文化与旅游发展网

电话:0771-2835483

传真:0771-2817409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新民路40号

邮编:530012

微信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吧!

详细内容介绍

首页 > 学术争鸣 > 正文

  • 民族旅游村寨发展模式研究

    广西民族文化与旅游发展网  发表时间:2015-03-02 21:35:56  来源:中国知网 作者:王婵娟

         

    ——以贵州郎德苗族村寨和镇山布依族村寨为例


          【摘要】根据贵州郎德苗族村寨和贵州镇山布依族村寨旅游发展的实际情况,结合旅游发展模式的相关研究成果,通过对两种村寨的具体描述,概括出两种旅游发展模式。

         【关键词】民族旅游村寨; 发展模式; 评价

          所谓“发展模式”就是指人类社会从一种较低级的状态向较高级状态转化时所遵循的原则、途径、程序和方式等。目前各国学者在这个研究领域已取得很多成果,力图构建系统成熟的模式,根据不同的划分标准,主要有以社会形态为标准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和社会主义发展模式; 以历史演进为标准的早发内生模式和后发外生模式;以自然基础为标准的内向型发展模式和外向型发展模式; 以发展动力为标准的原发式模式、后发式模式、新发式模式; 等等。[1]本文的研究对象是两个具体的个案,在一定程度上很难将其归纳到上述这些发展模式类型当中,虽然两者在宏观上是有某些共性的,但宏观的模式类型会掩盖微观例子的特殊性,仅用上述已有的模式类型来归纳两者,其特殊性型突显不出来,此处的研究就没有的比较的意义,鉴于上述原因,本文先深入地对两个个案进行微观分析,从而进一步在宏观上让两者有一个横向上的比较。

          郎德苗族村寨和镇山布依族村寨是贵州开发较早、知名度较高的民族旅游村寨,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是随着民族旅游的深度发展,在现代化背景下,两个民族旅游村寨在其发展过程中,其不同的旅游发展模式已使两个典型的民族旅游村寨呈现出不同的发展道路。通过对其旅游发展模式的归纳总结有助于全面客观地认识现有的旅游发展模式,对比不同旅游发展模式的优劣,探求符合多方利益主体合作的旅游发展模式,以期能最终实现民族旅游村寨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协调发展。

          一、郎德苗族村寨概况

          郎德苗族村寨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郎德镇西面,苗岭主峰雷公山麓的丹江河畔,位于望丰河下游,距镇人民政府1. 5 公里,距雷山县城17 公里,距黔东南州府凯里27 公里,是苗岭的腹地,全村分上下两个自然村寨,对外旅游接待的是上郎德( 如果没有特别指出本文后面所指的都是“郎德上寨”) 。郎德建寨始于明洪武年间,至今已有600 多年历史。按苗族“子父连名”推算,已有30 多代。居民为陈、吴两姓,分属6 个宗支。该寨现有118户500 多人,98%是苗族。清咸丰同治年间,村民杨大六参加张秀眉领导的苗民大起义,反抗清政府统治,起义失败后,村寨成为义军将领杨大六的大本营,清军征战了18 年才将其平定。[2]1985 年,雷山县公布郎德上寨为民族文物村; 1986 年,列为省文化厅贵州省首批重点保护民族文化村寨,同年郎德上寨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全国第一座苗族露天博物馆;1987 年,郎德上寨以“苗族风情博物馆”的名义打开山门,对外开放; 1993 年被贵州省文化厅授予“苗族歌舞之乡”; 随后在1996 年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在1998 年被国家博物馆列为“全国百座特色博物馆”; 并于2001 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郎德上寨已成为苗岭山中一颗亮丽的明珠,郎德上寨以其独特的苗族民居建筑和民族风俗吸引了来自中外的游客。传统的民族文化在旅游的发展过程得到了传承和保护并形成自身的特色。[3]

          二、郎德苗族村寨旅游发展模式介绍

          郎德苗族村寨旅游发展的形成,最初是从1984 年的文物保护工作开始的。1985 年,雷山县把郎德上寨定为民族文物村,作为黔东南民族风情旅游试点单位率先进行对外旅游接待。到了1986 年,郎德上寨又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全国首座露天苗族风情博物馆,此时,文物保护工作和实际的旅游发展推动了其旅游发展模式的形成。里程碑的事件当属1987 年村委会的一个重大决定,即引导全村放弃现有的种收成本较高的烟草种植项目,正式投入到新兴的旅游接待中。村委会领导班子发扬集体智慧,创造性地将人民公社中实行的工分制加以改造并应用到旅游发展中,逐步形成“社区主导、全民参与”独具郎德特色的民族村寨旅游发展模式。[4]

          实事求是地说,郎德苗寨主要是依靠社区居民自身的力量来实现自我管理的,村委会只是代表村民行使其对自身资源的管理权和经营权。村寨里自身组建的旅游接待中心是其旅游接待和运营管理的主体,这个小型的组织结构对村寨的旅游事宜进行统一组织、统一管理、统一服务、统一培训,对社区内居民的旅游接待事宜进行整体性的协调和监督。“工分制作为一种切实有效的运作、管理和收益分配机制,保证了郎德上寨文化保护与旅游发展互动系统,特别是村寨旅游发展的良好运行”。[5]与此同时,当地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仅仅是在旅游规划、基础设施建设、形象宣传及旅游市场规制等方面实行一些有限主导和把控,都是一些宏观层面的引导和监督。[6]

          整体上看,郎德苗族村寨在国家文物保护自上而下的管理和村民自觉意识保护下使其民族文化得到传承和保护。其旅游发展模式是国家文物保护下,以社区为主导,全民参加,工分制为其经营管理机制,政府有限参与的旅游发展模式。

          三、镇山布依族村寨概况

          镇山村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的布依族和苗族共同杂居的民族自然村寨。全寨共有120 户人家,其中布依族为80 多户,苗族为30 多户。村寨距离贵阳市西南21 公里,花溪区西北11 公里,交通便利,地处花溪水库中段,坐落在三面环水的半岛之上,全村总面积3. 8 平方公里,形如乌龟的半边山隔水相望,景色秀丽。镇山村按照地理分布分为上下两个寨,上寨主要是古屯堡区域,民居全部包裹在屯墙之内,多为三合院民居,石板墙壁、石板盖屋面、石板铺天井等。下寨原先建于河畔,后因1958 年修建花溪水库搬至屯墙之下“椅子”形地带,居民为三排梯级结构,无院落,无隔墙,村内主街道由屯门可通往上寨码头,小巷通至各家住户,形成丰富的石头建筑空间,是典型的黔中地区屯堡石头建筑。[7]

          1995 年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民族文化村。随后,国家文物局、中国博物馆学会和挪威王国合作开发署博物馆的学者专家们到镇山村进一步深入考察后,一致认为镇山布依族村寨现有的自然状态,社会结构、自然环境、经济生活和精神生活仍然保存在一种比较完整的原文化生态中,是一个难得的、活生生的民族文化整体,符合国际生态博物馆的基本观点和要求。当地政府于2002 年报国务院批准,建立了花溪镇山村布依族生态博物馆,它是中国与挪威政府在贵州建立的四座生态博物馆之一,凭借这个契机,镇山布依村寨的名声远扬,同时前往镇山旅游的游客日渐增多,使其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民俗文化旅游村寨。[8]

          四、镇山布依族村寨发展模式介绍

          镇山布依村寨对外进行旅游服务接待最开始起于1995 年,而后曾先后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民族文化村和中挪两国合作建立的生态博物馆。这些荣誉称号成为了其早期发展的雏形,基本上其旅游发展模式就是建立在国家文物保护、民族文化保护和生态博物馆建设基础之上。发展初期,经济效益不是很明显,主要是农户提供农家饭为主的自主旅游接待。随后为了规范农户农家乐旅游接待形式,筹建了镇山村旅游管理站对本村内的农家乐旅游接待户进行管理。通过制定和实施《镇山村旅游餐饮接待制度》规范农家乐接待秩序,从制度落实到管理上有效地解决当地农户彼此之间矛盾及旅游接待中存在的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2000 年后,镇山布依族村寨整体旅游接待呈下滑趋势,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成效不大的情况下,顺应旅游发展的趋势,于2010 年成立“贵州山水镇山布依文化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后简称为: 镇山旅游开发公司) 。该公司是由石板镇人民政府与镇山村村民委员会共同牵头,以村民现金入股的方式形成的,是在现有旅游经济发展的市场需求推动下所成立的,直接替代了原有的镇山村旅游管理站,并且镇山旅游开发公司与镇山村委会脱钩,实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经营机制,公司的经营方针以及发展由股东会议决定,实行企业化的经营和管理。[9]

          整体上,镇山布依村寨是建立在国家文物保护、民族文化保护和生态博物馆建设基础之上,以家庭为主导的农家乐旅游接待,非全民参与,村民自建公司经营管理,政府有限参与的旅游发展模式。

          五、对两种旅游发展模式的评价

          郎德苗族村寨旅游发展模式是以国家文物保护为大前提的,并且按照苗族习惯法和风俗习惯充分尊重本寨村民的自身发展意愿,创造性地保留了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工分制,调动了社区全民投入旅游接待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满足了社区居民的利益需求。在强化族群自豪感的同时,使其民族文化得到了传承和保护。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没有因为旅游接待发生太大的变化,重视经济效益的同时,看到的却是当地社区极为重视郎德上寨的口碑和宣传效应等其他社会效益,并且发展旅游的同时也使当地苗族朴素的绿色生态环保观念进一步得到强化,促使民族村寨生态环境不断得到改善和发展。[10]总体上在解决当地居民就业、民族文化保护、防止文化商品化后的文化雷同、确保文化真实性方面是值得肯定的,并且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现实代表意义。社区主导型有利于充分尊重社区居民意愿,自主经营,自主管理,内部监督,结合当地实际,亦农亦旅,充分保证村民利益,管理成本较低,灵活多样,优势是凸显的。[11]不足之处,由于主要是以社区为主导,缺乏宏观层面的管理,早期旅游基础设施投入资金不足,管理工作效率低下,经营发展速度缓慢,旅游接待能力有限,市场开拓和发展能力后劲不足。总而言之,旅游发展单靠社区来进行,无论是资金、技术等方面都力不从心,政府对其引导又受社区主导发展的影响,相当有限。

          镇山布依族村寨旅游发展模式也是以国家文物保护为大前提的,由于其民族文化与当地自然环境相融合使其旅游发展模式中重视民族文化与生态保护相结合,这是其旅游发展模式路径中的重要特点。由于早期所形成的农家乐形式被社区居民所广泛采纳,使其旅游发展融合了乡村旅游、农业旅游、民族旅游于一体,并使积极参与到旅游接待中的农户也因旅游接待获得了相应的收益。与此同时,那些由于旅游接待条件薄弱,无法进行农家乐接待的居民对投入旅游接待的兴趣不高,全民参与积极性不够。村民自建公司的经营机制,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其市场开拓能力,使其能更好地融入到民族旅游市场发展中,但由于镇山布依族村寨旅游发展模式中各个利益主体,政府、公司、农户三者之间存在着身份相互交叉,势力相互渗透,各利益主体在旅游发展过程中表现为不同场合、不同利益的各种经济博弈,使其民族旅游发展偏离民族旅游文化的主体,走向了大众休闲度假的旅游发展。

          因此在不同的旅游发展模式下,不同民族旅游村寨寻求自身发展的同时,必须研究对其民族文化保护和开发的最有效路径,这是民族旅游村寨发展最核心、最根本的出发点,进而保证民族旅游村寨可持续性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庞元正,丁冬红等. 当代西方社会发展理论新词典[M].长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1.

    [2]贵州旅游在线.郎德苗寨[EB/OL].http: / /www.gz-travel.net /wzgz/200411 /1523.html.

    [3]李会娥,徐圻.民族旅游的典范——贵州雷山郎德上寨研究述评[J].凯里学院学报,2011,(2).

    [4][5]李欣华,吴建国.旅游城镇化背景下的民族村寨文化保护与传承[J].广西民族研究, 2010,(4).

    [6]陈志永,吴亚平,费广玉.基于核心力量导向差异的贵州乡村旅游开发模式比较与剖析——以贵州天龙屯堡、郎德苗寨和西江苗寨为例[J].中国农学通报,2011,(23).

    [7]百度百科.镇山村[EB/OL].http: / /baike.baidu.com/view /1490994.htm.

    [8]中国经济网.贵阳花溪的镇山布依寨[EB/OL].http: / /tripdv.ce.cn /news /25365.html.

    [9]孙小龙,郜捷,赵萍萍.古村镇旅游发展模式的比较研究——以青岩古镇和镇山村为例[J].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1).

    [10]李欣华,吴建国.旅游城镇化背景下的民族村寨文化保护与传承[J].广西民族研究, 2010,(4).

    [11]石坚.西南民族村镇旅游模式探究[J].生态经济( 学术版) ,2011,(2).

版权所有:广西民族文化与旅游发展网 www.gxmzwhly.com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71-2835483 传真:0771-2817409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新民路40号

技术支持: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桂ICP备15000660号-1